返回旧版

加入收藏

天下商邦

首页 > 天下商邦 > 正文

“网红工厂”缘何走俏

来源:工人日报 时间:2017-12-27 15:01:07

  相关数据显示,未来三至五年,直播行业的规模或超电影市场的规模。在网络直播迎来商业化大潮后,一大批网红主播开始通过专业化训练、包装产生

  “网红工厂”缘何走俏

  眼下,网红直播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但在火热的资本市场上,网红直播俨然是风口。

  12月18日,由直播社交平台花椒直播打造的“花椒1218直播节”吸引了诸多网红人气主播的参与。花椒“造节”的背后则是目前直播行业商业化的飞速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从直播平台中脱颖而出的各类网红主播对于直播产业的发展产生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行业内亦掀起了一股批量化生产网红主播的热潮。目前,国内已诞生多个“网红工厂”,通过专业化生产的方式培训打造网红,一大批网红主播通过专业化的训练、包装而产生。

  直播平台成为造星平台

  一般认为,2016年是中国的“直播元年”,大量直播软件产生,直播用户也大幅增长。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而更大的变化是,网络直播已经由单纯的互动和社交的工具向商业化转变。

  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直播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18.5亿元,今年预测将达360亿元。未来三至五年,直播行业的规模很可能超过电影市场的规模。

  推动直播市场如此兴旺的重要力量就是直播平台的网红主播,他们往往拥有海量粉丝,个人收入不菲。据悉,当天出席“花椒1218直播节”的前30名主播身价已超过2.5亿元,累计粉丝量超过1200万人。

  业内人士认为,直播平台和网红主播互为依存,没有优质的直播平台,很多直播用户很难成为网红,而没有一批具有影响力的网红,直播平台的持续发展也将难以为继。

  尽管网红主播常常给人以没内涵、不入流等负面形象,但现在直播平台与卫视级电视台联手推出的“直播节”却让这些被贴上负面标签的网红开始登上“大雅之堂”。也就是说,直播平台已经成为了造星的重要平台,直播平台越来越注重对自身平台的打造,为网红提供更加广阔的平台,吸引着更多才艺双全的主播,整个直播行业也迎来了全新的发展。

  据花椒直播负责内容运营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很多网红主播需要步入更大的舞台来展示自己的才艺,直播平台则需要为网红打造这样一个舞台。一般而言,很多主播都经历过专业评委严格的选拔,颜值、才艺与人气俱佳,几乎与选秀出道的明星一样。据了解,今年4月,花椒直播曾举办首个网红演唱会——“花椒好声音”,主办方从数万报名网红主播中选出10名同很多明星一起参加演唱会。

  网红主播培训学校走俏

  眼下,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开始对具备一定影响力的主播进行重点打造,而更多的普通网红主播则渴望成为拥有更大影响力的主播,一些被外界称为“网红工厂”的网红培训学校也逐渐走俏起来。

  据了解,这些机构往往招收有意愿称为网红的学员,通过一整套教科书式的课程教学,完成学业后走上职业主播的道路,颇像韩国娱乐公司的“造星工厂”。

  “当直播成为一项产业时,面对激烈的竞争,必然会产生这种模式。我们希望通过专业的培训,将这些年轻人塑造成符合市场需求的网红。”北京某文化创意公司负责网红主播培训的小智老师对记者说。

  据小智老师透露,网红班的学员并非都是大家印象中的俊男美女。

  “不一定是高颜值就能成为网红,必须要具备自身的特点和个性。除了公共课程以外,我们会针对学员的自身特点进行专门的培训,比如女生分搞笑型、可爱型等。”根据小智的介绍,培训课程既有化妆技巧、形体礼仪、拍摄动作等形象管理课程,也有唱歌、主持、脱口秀等才艺课程。

  正在北京就读大学的郑茜也是一名网络主播。她对记者说:“关于直播软件的使用技巧、如何录制小视频等,还是我自己摸索的,目前网红培训的课程对学生来说价格较贵,我以后会结合个人直播号的粉丝情况看需不需要报名。”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陈忠云认为,网络主播从事的活动本身具有表演性质,但很多人半路出家,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如果作为一项职业长期发展难免会遇到瓶颈,因此,这种培训学校的产生无可厚非,重要的是能够教到学员扎实有用的技能。

  业内人士认为,以往网红的产生往往具有某种偶然性,但以后网红会经过精心包装产生,偶然成名的网红将占到很小的比例。

  还需坚持内容为王

  记者了解到,目前的直播方式主要以真人聊天秀为主,这类网红通过唱歌、聊天就能获得粉丝们的打赏,自身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获得可观的名气和收入,成名之后将获得更大的收益。然而,多位业内人士均认为,经历了2016~2017年这两年的高速发展,明年可能成为网红经济的重要拐点。

  据腾讯直播技术平台的工作人员陈奎介绍,直播平台从以前的几家变成了上百家,用户资源却没有相应幅度的增长,而主播数量的激增势必会降低网红群体整体的收入。另外,由于门槛低、内容同质化的原因,大部分泛娱乐直播APP在未来很可能被淘汰出局,只有少数的优秀直播平台能够存活下来。

  陈奎说:“网红经济能够发展起来,本质上是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年轻人也更加追求个性化,结合社交媒体的功能属性,更多普通人拥有了展示自身的舞台,但弊端就在于容易出现一些低俗或恶俗内容的消费。”

  据了解,目前一些直播平台已经推出多种公益活动,力图在增加社会影响力的同时,减少社会舆论对于直播、网红的负面印象。另一方面,一些声乐老师、舞蹈老师已经开始入驻直播平台,高水平的教育直播、艺术直播在直播区间扩充,并且收获了不少粉丝,这也逐渐打破了目前以真人聊天秀占绝对主导地位的网络直播局面。

  “互联网的精神本质应该是开放、平等的,一些网红也的确存在着低俗、媚俗的问题,但要想成为一名持续受欢迎的网红,还是需要具备过硬的技能,说到底还需内容为王,否则就是昙花一现。以后当直播平台逐步趋于规范化,会有越来越多可以做好直播内容、形象正面的网红主播登上更大的舞台。”陈奎说。

  本报记者 刘兵